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首富從盲盒開始 線上看-第925章 共享爸爸分享

首富從盲盒開始
小說推薦首富從盲盒開始首富从盲盒开始
当然了,哪怕被打击到了自身60%的市场,英特尔其实也没有带怕的,因为他们已经知道了浸润式光刻机的研发进度,而且ASML还是在英特尔的掌控之中的……最少在计算机芯片这一块是如此的。
有人可能会奇怪,这ASML一家荷兰企业,怎么就被英特尔掌控了?
嗯, 怎么说呢,其实这掌控权其实是ASML主动送给英特尔的,AMSL其实最初的时候,是飞利浦的一个研发工作室,后来因为种种原因,这个研发工作室独立出来,开始生产和制造光刻机。
这个时候是80年代,此时的光刻机市场正经历着剧烈的变化,伴随着半导体行业的激烈竞争,以米国为首的光刻机企业开始全面败退,扶桑的光刻机开始占领市场,最后一度霸占了超过80%的光刻机市场,将米国的光刻机企业给打击的几乎全军覆没了。
而看到这种情况,高贵的欧洲人们就觉得不能干坐着,毕竟谁都能够看出未来计算机芯片和背后光刻机的重要潜力,咱欧洲不能没有自己的光刻机企业呀。
于是数来数去,也就只有ASML这么一家企业看上去潜力很足,于是在欧洲一众大佬的协商下,ASML从飞利浦分离出来,同时欧洲各大科技公司都象征性的在这个公司内部录了一些股份,然后和ASML签订供货协议,以相对来说极为优惠的价格卖给AMSL这种各样的光刻机元器件。
另一个是这個华夏直到2020年往后,都难以攻克光刻机这样的设备,其核心原因就在于光刻机本身零件众多,有8万多个。
而这8万多个不同的零件中, 有40%以上都是科技含量极高的硬件,尤其是其中诸如激光源, 镜头等等的核心设备,那更是制造难度极高,只有扶桑和欧洲的几家凤毛麟角,一般的企业能够生产出这样的设备出来。
未来很多手机都喜欢标榜自家手机,使用的是蔡司的镜头,殊不知,全球最顶级的光刻机镜头,也就只有蔡司能够生产制造出来,这些都是人家独门的手艺,就算是黄老板,那也是抄不出来的。
而得到了如此多欧洲科技企业的加持,这就让AMSL的发展出去的路走的很顺利,几年的功夫就生产出了自己的光刻机,而且价格相对来说还有一定的优势,勉强进入了光刻机市场,最后成为了仅次于扶桑的光刻机企业。
但是扶桑这边也察觉到了AMSL崛起的压力,于是尼康, 佳能这些公司一合计,直接就开始降价, 死活要把AMSL给弄死。
这AMSL一下子就进入了生死存亡之秋了,为了活下去,AMSL想到了自己是如何诞生的,如何成为欧洲的光刻机希望的。
于是AMSL决定,自己不要做欧洲的光刻机希望了,而要做欧美的光刻机希望,或者说是除了扶桑以外所有市场的光刻机希望。
AMSL在说服了欧洲的股东之后,将英特尔,三星,台积电,仙童等等,几十家美亚的地区的相关企业代表都给邀请过来,然后主动拿出股份,用半卖半送的价格请他们入股。
英特尔等企业一看有这样的好事,自然不会拒绝。
当然了,在入股了之后,AMSL就是自家的孩子了,那自己手中有什么成熟的专利技术,自然也要优先授权给AMSL使用,有什么光刻机需要的零件,那也得用相对最低的价格卖给AMSL。
而AMSL生产出来的设备,只要技术和价格上不是太离谱,那自然也要优先采购自家孩子的设备。
这也是为什么台积电的林本坚会优先将自己浸润式光刻机的想法和技术交给AMSL的原因,毕竟人家本来就是一体的。
AMSL就相当于给自己找了无数个爸爸,而在这些爸爸们的帮助下,AMSL开始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快速崛起,这大概就是最初的共享经济了吧,名字叫做共享爸爸。
反过来,作为孩子,那必须要优先让爸爸给享受一遍,在突破了光刻机的技术瓶颈之后,生产出来的第1批先进设备,那自然要优先提供给自己的爸爸们了。
这里就不得不称这样一下AMSL找爸爸的技术了,AMSL的不但找的好,是全世界技术最强的爸爸。同时也非常挑,绝不会找两家竞争激烈的企业同时做爸爸。
比如计算机芯片行业,那找了英特尔这个爸爸,就绝不会再找AMD了,在芯片的生产代工上面找了台积电,就绝不会再和扶桑的半导体企业有关系。
在电子设备芯片上面找了三星,就绝对不会再和新加坡扯上关系,其他的也是如此,所以AMSL的爸爸们都非常的和谐,彼此之间相处的也很好,不会争风吃醋。
因为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英特尔可以完全掌控AMSL的计算机芯片方面的业务和光刻机销售,比如AMSL生产出来的第1批光刻机,其中有一半都要卖给英特尔,虽然英特尔现在基本上不会自己生产芯片了,而是会将设备交给台积电,但是这些设备只能够生产英特尔需要的设备,而绝不会给AMD使用。
虽然其他一些公司应该也能够拿到几台设备,但这些公司都不会涉足计算机芯片的市场,他们的设备也不会用来生产计算机芯片。
就算生产了,碍于英特尔的面子,也绝不会卖给AMD……最少不会批量卖给AMD,所以在未来最少3~5年的时间内,AMD都休想接触到最新的光刻机设备生产出来的高精度的计算机芯片,那么AMD就根本别想再在计算机芯片市场和英特尔竞争了,市场又会回到英特尔一家独大的地步。
既然计算机芯片休想拿到这些设备,那AMD的显卡生产线也是不可能得到这些设备的,可以想象,未来AMD将在自己两个主要的市场,也就是CPU和GPU市场上连连吃瘪,短时间内根本生产不出最少的CPU和GPU出来,只能将高端市场拱手相让。
就算几年后AMD可以涉足了,那也会天然地被落后于对手好几年的时间,这些差距想要重新追回来是极难的,除非光刻机行业再一次进入新的瓶颈之中。
这也是为什么当2020年的用户摊到CPU和GPU的时候,都会天然地认为英特尔和英伟达是最好的,而AMD都是千年老二的原因,实在是因为人家在起跑的时候,就已经被落到了后面了。
这也是为什么虽然是一个会场,台下坐着的也都是AMSL的消费者,可是悲欢离合不尽相同的原因。
那些是AMSL共享爸爸的企业,自然是脸上都带着笑容,他们是第一波能够吃到AMSL技术突破福利的企业,至于那些面色难看的,则是注定无法在第一时间得到最新的设备和技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未来高端市场被竞争对手拿下的企业。
比如此时此刻,AMD的代表就坐在台下,脸上露出了愁容,公司眼睁睁的看着好不容易有了起色,靠价格战得到了40%的市场,可是转眼之间这个市场是故意要拱手让人了,这让AMD的代表极不甘心。
过激恋黏着兽~因为想成为网络配信者的女朋友~
“波特先生,好久不见呀!”正当这位代表陷入沉思之中的时候,一口有些蹩脚的英语响起,波特抬头一看,原来是个老熟人,铃木财团的铃木次郎吉。
Adm公司和铃木财团之间的业务关系并不多,唯一的关系大概就是在光刻机和电子芯片方面的业务联系了。
在被AMSL排除在外之后,AMD自然要寻找可靠的芯片供应商,而作为与AMSL平分半壁江山的扶桑半导体行业,自然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而铃木财团入股了尼康集团,铃木次郎吉则是铃木财团在尼康集团的代表,同时也负责集团在北美的业务,和波特的先生见过好些次,双方的关系确实挺熟的。
“次郎吉先生,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见到您,我还以为您不会出席呢!”波特有些惊讶的说道,作为行业里最主要的竞争对手,AMSL和尼康,乃至整个扶桑半导体行业那都是不对付的,一般来说是不可能在这种新闻发布会场合见到对方的人的,虽然他们往往都会将邀请函送给对方,至于来不来就是对方的事情了。
“哎,一般的情况可以逃避,但是像现在这样改变整个业界的情况,我们尼康集团又怎么能不来呢?”铃木次郎吉笑着说道。
“次郎吉先生,还是您的修养高呀,面对这样的场合,居然能够笑得出来!”看到铃木次郎吉的笑容,波特先生很是无奈的说道。
“我为什么要笑不出来呢?”铃木次郎吉笑得更开心了“行业突破了技术平静,这对大家来说都是一件好事,波特先生也应该高兴才是!”
“呵呵,突破了瓶颈的是AMSL,是英特尔,您和我高兴什么?”波特先生没好气的说道。
“我承认,在技术上,AMSL确实要更加的成熟一些,可是也就是成熟一些罢了!”铃木次郎吉淡淡的说道,而原本无奈的波特先生,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表情瞬间一亮。
“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