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我的小盼》-叄拾叄看書

我的小盼
小說推薦我的小盼我的小盼
繁星点点,在城市的夜空已经不在可见。街道两边只有白刺刺的路灯,寂寞的照射着脚下那一方柏油路。
王晓玲骑着电单车慢悠悠的朝家走去,一进门就听到里面吆五喝六的声音在门缝里挤出来。
王晓玲开门一看,是几个跟着自己丈夫的人围着桌子打金花。他们听到门响回头紧张的看看是谁,当看到是嫂子的时候,脸上放松的表情立刻表现出来。
我能追蹤萬物
“是嫂子啊,吓我一跳呢。”八字胡的小瘦子咧嘴一笑。
“梁老九,你他妈的跟不跟?”一个光头挤着眼睛,嘴里叼着烟,使劲敲桌子。
“你们玩你们玩,我给嫂子做饭去。”梁老九把手中的牌扔掉,笑着走向王晓玲,“嫂子,我给你做面条去。”
王晓玲看看光头,冲梁老九说:“我吃过了,不用做了老九,你大哥呢?”
“大哥在屋里呢,嫂子你坐这里,我给你倒水去。”梁老九说着走向厨房。
这是黄河大坝下的一座小院子,厨房在院子的南面的房间里。
“不用,我去找你们大哥。”王晓玲绕开牌桌走向里面那个房间。
“嫂子,大哥和朋友谈事情,最好不要打扰。”梁老九笑着说。
“和谁谈事情,谈事情还要去卧室谈么?”王晓玲用手推开梁老九去推门。还没碰到门,门就开了。一个大腹便便的人歪着嘴笑眯眯的慢慢走出来。他光着膀子,穿着一件小裤衩,手里还夹着一根香烟。
“大哥威武啊,我们给大哥算着时间呢。”
“是啊大哥,整整半个小时…!”
“放屁,你手表坏了吧,是一个小时好不好。”
“啊…对对对我记错时间了,是一个半小时。”
众兄弟围过来对着大腹便便的人说着恭维的话。
“苟富贵,你又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王晓玲用手指着苟富贵的鼻子居高临下的说。
射鵰英雄傳 金庸
苟富贵一米六九的身材,在王晓玲一米七二的身高下,感觉些许有点压迫性。不过,作为在社会这个大染缸里浸泡几十年的人来说,吼几声,权当个屁。
“自己瞧咯老婆,比你第一次都紧……哈哈哈!”苟富贵靠近王晓玲耳朵悄悄说,然后仰头一笑,“老九,给老子弄点酒菜去,然后那个去老陈店里拿包苍蝇药,后半夜老子还要大战呢。”说完,大刺刺坐在沙发上,挥手指挥各兄弟继续打牌。
王晓玲气的胸膛剧烈起伏,她回头推开房门,里面一张床上蜷缩着一个长头发的女生,眼角挂着泪痕,白皙的脸上明显有五个手指印,用一件薄毯子裹着身体,四周扔了一地的衣服和不可言说的物品。
女生看到王晓玲,眼睛突然有光,然后又慢慢暗淡下去。或许出现在这样的狼窝里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吧。
“苟富贵,你真是不得好死,你给咱孩子积点德吧你。你看看你干的什么事,啊!你不害怕天谴么?”王晓玲关上房门冲着苟富贵大骂。
“天谴算什么?哼,我给孩子上最好的学校,吃最好的玩最好的,还能怎样。你别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大上,你以为我不知道秦苏来到滨州市了么?你别以为这几天你天天跑出去干嘛我不知道,老子和你明说,老子早晚骟了那小白脸。”苟富贵也指着王晓玲大声说。
“你放狗屁,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就不是这样了,呜呜呜呜。”王晓玲大哭起来。
“给老子滚出去哭,都哭的老子没心情了。”苟富贵把刚拿起的牌扔桌子上。
“你不得好死!”王晓玲指着苟富贵。
“兄弟们想不想尝尝鲜?”苟富贵不理王晓玲,接着一摆手,“进去玩吧,不要急,我给你们拍照。”
七八个人说着不可听的言语笑嘻嘻的走向女生的房间。王晓玲猛的站起来拦在门口,“谁在往前走一步,老娘捅死他。”王晓玲在旁边柜子上拿出一把不锈钢水果刀当在身前。
“王晓玲你别多管闲事,里面小娘们是自愿的。”苟富贵站在众人身后。
“放狗屁,你以为老娘信你。”王晓玲头发有些散乱。
“不信你问她啊,她借我钱,还不起自愿肉偿的。我这有合同的。”苟富贵慢条斯理的在桌子上拿抽出一根香烟点上。
“那合同是违法的,哼。”王晓玲冲着房间里的女生说:“快起来我带你走。”
“王晓玲,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敢带她走试试。”苟富贵怒道。
“试试看!”王晓玲急促的又敲敲门。门吱呀一声慢慢走出一个女生,她低着头,头发盖住大半个脸,穿在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一看就是撕烂的。女生双手紧紧攥着王晓玲胳膊。两人一点点移向门口。
这个时候梁老九提着酒菜走过来,幸好大门过道路灯没那么亮,大家都没有看到他。
梁老九看着慢慢倒着走过来的王晓玲她们,然后躲在爬在墙壁上的爬山虎里。梁老九眼珠子转了一圈。然后又跑出来走向王晓玲她们。
苟富贵看到笑着说:“王晓玲你跑不了了哈哈哈。”
笑妃天下
“大嫂,你快走吧。”梁老九在王晓玲身后走过来,一把抓住女生的胳膊,拽了过去。
现在情况是女生一手抓住王晓玲的胳膊,一只胳膊被梁老九抓住。双方好像要把女生撕成两半似的。
“老九,我对你印象不叉,这个女孩如果回去会怎样你比谁都清楚。”王晓玲使劲攥着女孩的衣服。衣服下白皙的皮肤明晃晃的,让后面众人眼睛都直了。
“嫂子,这女孩欠大哥钱,合同有这一条。这女孩自己知道还不上钱的后果。”梁老九看着王晓玲的眼睛说。
“老九,快给老子抓过来,老子让你第一个上。”苟富贵大喊。
“嫂子放手吧。”说完使劲扯女生的胳膊,他算准王晓玲会使劲拉女生,然后自己装作一个收势不住胳膊伸向不锈钢水果刀,正好刺到胳膊上。梁老九小声简短的说:“嫂子快走。”然后佯装横倒在过道中间手脚乱舞加上嗷嗷乱叫,“大哥救我啊,好像攮到大血管!”众人闹哄哄的,想先去抢人,被梁老九拦住去路,想先看梁老九伤势,手脚又乱动。大伙七手八脚把梁老九摁住,查看伤势。趁这个空当王晓玲拉着女生早就跑到马路上,好不容易拦辆出租车跑远了。
梁老九躺在沙发上疼得光嗨哟。苟富贵气的说:“王晓玲这个臭娘们,明天我就休了她。你他妈的别喊了,一点小伤少喊两嗓子就长上了。”说完麻利的点上烟狠狠的吸一口看着门外的小院子。
院子里一棵柿子树,树叶茂密,又圆又大的柿子把树枝都压弯了。一阵风吹过,一片叶子无声无息的飘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