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说 神兵圖譜 起點-171、死而復生,你想不想當家主?分享

神兵圖譜
小說推薦神兵圖譜神兵图谱
“曹越,不要伤心了。”
周恕忽然开口道,“村长他们的神魂还在,他们还能活过来。”
周恕话,让在场几个人都愣住了。
当然,吴刚例外。
除了提到生死簿和广寒宫的时候吴刚会有反应,其他时候, 他就像个木头人一般站在周恕的身后。
无论是曹越,还是彭九元,全都抬起头,看向空中的周恕。
“大叔,村长他们,真的能够活过来?”
曹越感觉要有些不敢置信地说道。
“大人!”
彭九元双膝跪地,“若真的能够让大家复活,我彭九元,愿意用我这条命来换!”
彭九元本已经绝望的心中,燃起了一点希望之火。
他比别人更加清楚周恕的身份,正因为如此,他才知道,周恕不是信口开河之人。
周恕既然这么说了,那么他就很有可能真的能够做到。
哪怕彭九元也觉得让死人复活这种事情,有些不可思议。
死人复生,当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如果是神魂俱灭的死法,便是周恕,也是没有回天之力的。
事实上,人死之后,还能保留完整神魂的,本来就是极其罕见的事情。
哪怕是实力强大的武者,在身死之后,也会神魂消散,极少情况下,才会有神魂留存下来。
正常情况下, 界桥村的村民只是普通人,他们身死的瞬间, 神魂就会消散,进入轮回之中。
但是他们死去的地方偏偏是奈何桥上。
而奈何桥,又是组成当年幽冥地府的神器之一。
他们的神魂,直接被奈何桥保留了下来。
这也就给了周恕施展的空间。
只要神魂完整,周恕就能帮他们重塑身躯,让他们重新活过来。
这本质上和死而复生并不是一回事。
少儿不宜
不过对大部分人来说,这就是死而复生。
周恕也懒得跟他们解释太多,开口说道,“我要你的命有什么用?”
“彭九元,我知道发生了很多事情,对你造成了很大的冲击。”
周恕叹了口气,沉声说道,“但是你要明白,做人,要有自己的坚持,任何情况之下,都不应该失去了分寸。”
“如果不是你心神大乱, 他又如何能够趁虚而入?”
“这一次我能救得了村长他们,但是下一次呢?”
“你如果在这样茫然失措下去, 那早晚会发生无法弥补的事情。”
周恕终归还是心软了,忍不住劝说了彭九元几句。
“我——我——”
彭九元张了张嘴唇,却是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我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
周恕说道,他体内灵元涌动,注入奈何桥之内。
光芒闪烁之中,奈何桥上,出现了一个个小小的人影。
那些人影神情木讷,双眼茫然。
他们好像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死去了,完全是处于梦幻之中。
普通人的神魂,不可能在死后依旧保持清明。
周恕手腕一翻,掌心出现了一些丹药。
屈指一弹,那些丹药,已经飞入奈何桥上,落在那一个个人影之上。
然后周恕手臂一抖,奈何桥上的身影,直接飞了出来。
落地之后,他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成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曹越和彭九元,看得目瞪口呆。
那无脸人也就是没有五官,要不然,他也得目瞪口呆。
他虽然活了数千年,但是也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神奇的事情。
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他竟然真的能够活死人,肉白骨!
无脸人是真的被吓到了。
当年他刚刚觉醒自我意识的时候,彭家还是祝融九姓中数一数二的强大家族。
那个时候,他也曾经见识过不少实力强大的武者。
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这种事情。
他心中充满了无奈,眼看着自己弄死了彭九元就能彻底自由了,为什么,突然又招惹上这么一个煞星呢?
眼前这个人,可是比他这辈子见过的所有强者加起来都难缠啊。
自己落到他的手上,那这辈子,还有自由的机会吗?
他现在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早知道如此,自己就不对彭九元下手了。
反正彭九元现在也只是个普通人,根本就影响不到他。
如果不是他附体彭九元,彭九元甚至还不会觉醒体内的力量。
无脸人现在是真的体会到了欲哭无泪的感觉。
“我们——”
界桥村村长董和等人有些迷茫地看着周围,他们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怎么回到村里了?我记得我刚刚做了个梦,梦到彭九元他……”
那些村民一个个皱着眉头,议论纷纷。
他们还以为之前的事情是在做梦。
毕竟现在他们看起来毫无异样,对于他们来说,死而复生,根本就是天方夜谭的事情。
“你们确实是做了一场梦。”
周恕开口道,“村长,好久不见了。”
界桥村村长董和抬头看向周恕,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曹恕?你们怎么回来了?”
他一时间也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董家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是回来告诉你们这个好消息的。”
周恕笑着说道,“大家可以放心了,以后董家不会再来找你们的麻烦了。”
“真的?”
众人脸上全都露出惊喜之色,一时间,将他们曾经死过一次的事情全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彭九元有些感激地看着周恕。
关于有个学生搬来隔壁这件事隣に学生が越してきた话
如果大家真的记得自己杀过他们的事情,彭九元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面对他们了。
现在周恕开口说他们是在做梦,他们自己应该也会当成做梦。
之前发生的事情,就当成是一场梦吧。
“村长,还有一件事。”
周恕忽然开口道。
董和愣了愣,开口道,“什么事?”
“你有没有兴趣,做一做董家的家主?”
周恕笑着道。
“董家的家主?什么意思?”
董和疑惑道。
相比于其他的村民,董和算是有些见识的。
而且从之前的事情来看,董和这个人的心胸气度,都非同一般。
但不管怎么说,他终究只是个普通山村的村长,一辈子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就是百里外的城镇。
董家家主那种存在,距离他实在是太过遥远了。
一时半会儿,他根本想不到周恕所说的董家,就是那个董家。
“董家,这方圆数万里地域的主宰,董家家主。”
周恕笑着说道,“你想不想,做这董家的家主?”
“我?”
董和完全惊呆了,难道他还是在做梦?
最近这是怎么了,怎么光做这种稀奇古怪的梦呢?
先是梦到大家被彭老弟杀死了,现在又梦到有人来让自己做董家的家主?
“啪——”
董和一巴掌抽在自己的脸上。
下一刻,他就疼得龇牙咧嘴。
周恕:“……”
他有些怀疑,自己之前对董和的感觉是不是一个错觉。
这怕不是傻子?
发起疯来,连自己都打?
其他村民也都是傻眼了。
这说话说得好好的,村长怎么自己抽自己耳光了?
“不是做梦。”
董和喃喃自语,他抬头看着周恕,“曹恕兄弟,你不要跟我开玩笑了。”
“村长,大叔他没有开玩笑。”
旁边的曹越忍不住开口道,在他心中,界桥村的村民,都是他的亲人。
如果村长能够当上董家的家主,那么界桥村的村民,以后的生活就能有保障了。
这是曹越巴不得看到的事情。
“大叔真的能让你当上董家的家主,我们之前,就是从董家堡来的!”
曹越开口说道。
要不是知道不合适,他甚至想要告诉众人,周恕已经在董家堡做了好几个月的董家家主!
无脸人那没有五官的面孔对着周恕,又扭头对着董和,像是在看看周恕,又看看董和。
和界桥村的村民不一样,无脸人曾经经历过巅峰时期的彭家。
他对祝融九姓的家主到底是什么地位十分清楚。
这个村民,就是个普通人而已。
他也能当董家家主?
难不成自己东躲西藏了数百年,这个世界,已经变得自己完全不认识了?
又是能让人死而复生,又是能够让普通人当上祝融九姓其中之一的家主。
这怎么听着像是做梦一样呢?
忽然,无脸人也有一种想要自己抽自己一嘴巴的冲动。
他也想试试,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曹越的话,让董和不自禁地咽了口唾沫。
周恕的话,董和还有可能半信半疑,但是曹越的话,董和是信得过的。
曹越是他看着长大的,这是个老实孩子,绝对不会撒谎。
他都这么说,难不成,这个曹恕,真有可能让自己当上董家的家主?
董和有种微微眩晕的感觉。
他忽然想起来年少时期的雄心壮志。
小时候,他曾经幻想过自己有一天成为一个大人物,能够改变这个世界的大人物。
但是渐渐地长大之后,他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自己只是个普通人。
能当上村长,就已经是自己这一生的上限了。
自己已经接受这么平庸地活一辈子了。
老公,头条见
但是现在,一个天大的馅饼,忽然砸到了自己的头上。
要说自己想不想当董家的家主。
废话!
当然想!
村长和皇帝,傻子都知道应该怎么选啊。
但是这种事情,根本就不是自己想不想的问题好吧。
要是想想就能当上董家的家主,那这世上的董家家主,未免也太多了一些。
“我想!”
董和咬咬牙,沉声说道,“我当然想当董家家主,我觉得,我能做的比现在的董家家主更好!”
董和十分自信地说道。
一个普通人,竟然敢说自己当家主会做的比较好,这份气魄,也确实了得。
周恕满意地点点头,开口道,“既然如此,那以后,你就是董家的家主了。”
“回头找个时间,我带你去董家堡,将你的身份公之于众。”
周恕像是在说一件轻描澹写的事情一般。
董和:“……”
就这样?
你说我是董家家主,我就是董家家主了?
这是不是有些儿戏?
而且我也觉得没有什么变化啊。
我现在说话,董家的人会听?
那才怪了!
“曹越,你告诉村长,当董家家主需要注意的事情。”
周恕随口说道,“彭九元,还有你,跟我过来。”
周恕指了指那无脸人,也就是奈何桥的器灵,开口道。
眼见周恕带着无脸人和彭九元进入山林之中,董和看向了曹越。
“小越?”
董和有些不明所以地开口道,刚刚周恕让曹越教教他如何做董家家主?
这也太儿戏了吧。
注意到董和怀疑的目光,曹越有些不服气地开口道。
“村长,你别小瞧人。大叔说过,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怎么几个月没见,我已经不是当初的曹越了。”
“我可是见过大世面的!董家的大长老,见了我都是恭恭敬敬的。”
“我可是亲自服侍了董家家主好几个月,董家家主应该怎么做,我一清二楚。”
曹越十分自信。
别说董家家主了,这几个月,祝融九姓每一家的家主,他都亲眼见过,并且亲自打过交道。
那些家主,在他面前,早就已经没有了神秘感!
“看来我们小越,真的长大了。”
董和笑呵呵地说道,“那你跟我说说,这董家家主,应该怎么做?”
董和并没有把曹越的话当回事,在他看来,这就是一个小孩子在吹牛罢了。
不过他很给曹越面子,假装自己相信了。
“村长,我跟你讲,这天下,再也没有比当家主更简单的事情了。”
曹越开口说道,“你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发号施令就行了,不管什么事情,只要你交代下去,立马就有无数人会帮你完成它们。”
董和:“……”
这就是你要教给我的?
这还用得着你教我?
“好吧,我知道了。”
董和有些无奈地说道。
“不过呢,当家主,也有一些窍门。”
曹越回忆着周恕当董家家主做的事情,开口道,“要当好家主,最重要的就是要恩柔得当,该赏的赏,该罚的罚。”
“既要让他们怕你,又要让他们敬你。”
官途
曹越侃侃而谈。
他这段日子,可是着实长了不少见识。
在董家堡的时候,他找不着人表达,现在回到自己熟悉的人面前,曹越的表达欲望,空前的旺盛。
他恨不得把自己最近增长的见识,一股脑地全都表达出来。
董和众人像是看着自家长大的孩子在滔滔不绝地讲述着什么,脸上带着微笑,耐心地听着曹越说话。
听着听着,董和的表情也是微微变化。
他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村长,但是年轻的时候,也曾经有过远大的理想。
他也曾经认真的钻研过权谋之术。
只不过,后来他一直待在界桥村,没有施展的余地而已。
现在听曹越讲述这些,他也想起来当年曾经学过的东西,两相印证,他发现,曹越说的话,有些,竟然还真是有些道理的……
曹越并不知道那么多理论,但是这些日子,他是亲眼所见的。
他把自己亲眼所见的东西说出来,自然比董和更高了一层。
事实上,这些东西,其实都不重要。
他们两个都忽略一点,绝对的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
只要他们拥有周恕的实力,那当这个董家家主,易如反掌。
反之,董泰来那些人,根本就不会听他们的话。
说白了,一切,都还是得靠实力讲话。
所谓的权谋之术,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
周恕就从来不讲究任何权谋之术,但是无论是在祝融天董家,还是在祖地人族,他都照样统领一方。
当然,指望董和有周恕的实力,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他们也不需要有这个实力,只要周恕出面支持他们,董泰来那些人,不听话,也得听话。
这,由不得他们!
……
就在曹越当着董和侃侃而谈的时候,周恕带着彭九元和那无脸人,来到山林之中四下无人之处。
自然也少不了贴身保镖一般的吴刚。
只不过吴刚的存在感很低,他不出手,一般人都会当他不存在一般。
“大人,你需要我做什么?”
眼见周恕停下了脚步,彭九元开口问道。
“从今以后,我彭九元这条命,就是大人你的了。 ”
彭九元跪地说道,“以前发生过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
之前面对董家骑士的时候,彭九元为了救界桥村村民,向董家骑士说出了周恕的去向。
那件事,彭九元一直耿耿于怀,那是他出卖了周恕。
“我说过,我要你的命无用。”
周恕摇摇头,“彭九元,我知道你有些内疚,如果你想要做什么事情的话,那正好有一件事,除了你,别人也做不到。”
“什么事情?”
彭九元问道。
“董和要去做董家家主,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他的实力都很难提升上来,这就需要有个人贴身保护他,你现在的实力很强,这件事,除了你,再没有人更合适了。”
周恕开口道。
“我去保护村长没有问题,但是大人你这里——”
彭九元说道,彭家祖训,是让他追随周恕,况且之前,周恕还帮他在界桥村众人面前圆了谎,这让彭九元感觉自己欠了周恕天大的人情。
“我这里也需要你做一些事情。”
周恕洒然一笑,开口道,“这奈何桥,乃是你彭家的镇族神器,现在,我需要你把它送给我,你愿不愿意?”
无脸人:“……”
你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
我才是奈何桥好不好?
彭九元有些发愣,这奈何桥,不已经是你的了吗?还用得着问我吗?
“我愿意。”
彭九元下意识地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