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穿越獸世:我靠外掛系統養狼夫-第一百八十四章:被擒了?

穿越獸世:我靠外掛系統養狼夫
小說推薦穿越獸世:我靠外掛系統養狼夫穿越兽世:我靠外挂系统养狼夫
就从刚刚的交手来看,眼前的这个雌性身手敏捷灵巧,总是能使出一些意想不到的招数,就算他真的要和面前的雌性动手,也必须用尽全力才行,哪有西维莉话里说的这么轻巧!
更何况,他从来不打雌性!
就在这时,易沅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奇怪的异响,她倏地转过身,身体的本能反应令她反手就是一爪!
爪尖划过了好似肉体的触感,收回手,锋利的指尖上还沾染了血迹……
是西维莉!
西维莉失声尖叫,看敖沧犹豫不决,她本想偷袭,但却没料到易沅的反应居然如此迅速?却被易沅下意识的这一个转身,脸结结实实的挨了一爪!
当即,西维莉脸上的爪痕几乎深可见骨,鲜血涌出,半张脸变得血肉模糊。
“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脸!!!”
剧烈的疼痛瞬间席卷了西维莉的四肢百骸,脸上虽然传来剧痛,但心底的慌张却是更加让她痛苦不堪,痛苦的在地上滚动,发抖的双腿在泥土上乱蹬乱踢,整个身上全部染上脏污的泥土,双目猩红,染血的手指颤抖不停,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精致漂亮。
对她来说,脸上的疼痛其实不算什么,反而是心理上的恐惧令她无限放大,好像有一把刀子在她脸颊上反复搅动……
她知道,自己没有这张脸,什么都不是!
易沅看着眼前的西维莉当即蹲下身去哭喊着大叫,挑了挑眉。
“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西维莉……”说着,易沅略微眯了眯眸子,冲着西维莉便扑了过去!
趁你病,要你命!
西维莉顿时脸色大变,当下也顾不上在乎脸上的疼痛了,只想留住这条命,赶忙连滚带爬的就想往敖沧身边跑!
但易沅的本就和她的距离更近,速度自然也比她更快!
只见易沅快步一跃,一个猛冲将身后想逃跑的西维莉摁倒在地,一脚踩在她的脸上,一双瞳孔冰冷的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她的瞳孔凌厉又漂亮,眼底仿佛藏匿着万千山河,这一双眼望向别人时,透着森冷的寒意,威严十足。
“易沅!!!”
“你这个贱人,居然敢踩我的脸,我要杀了你!!!”
西维莉被易沅踩在脚下,看着易沅足尖踩在自己脸上,心里又生气又恼怒,但还是不敢轻举妄动。
因为此刻,易沅锋利的兽爪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熠熠的光芒,她知道,只要这样尖锐的爪子划过她的咽喉,不用片刻,等不到敖沧他们的救援,她就会毙命!
易沅冷笑一声,脚下的力道更加重了重:“嗯?”
“西维莉,我劝你,不想死就别再挑战我的底线!”
顿时,西维莉吓得浑身颤抖,被无名的恐惧揪住心脏,心头紧缩,就好像一条剧毒的毒蛇缓缓爬上她的脊背,让她遍体生寒,眼神里再也没有半分神采。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西维莉看向不远处想要营救却又不敢轻易妄动,眉头紧蹙的敖沧,当即全身上下仿佛被抽走了全部力气,连一根手指也动弹不了,双眼空洞下来。
完了……
她现在这副模样……就算最后真的杀了易沅,她的脸也……
脸上传来的剧痛和屈居人下的屈辱终于令西维莉哭了出来,她微微颤动的嘴唇显得苍白,但却又被脸颊上的献血染红,艰难而又痛苦的喘息着,痛苦的蜷缩着身子,牙齿打颤,整张脸因为疼痛而扭曲不堪。
滚动的喉咙发出嘶哑的叫声,毁容带来的生理和心理上的双层折磨,令她喉咙间滚动着含糊不清的声音,混乱而又模糊,绝望无助的面如死灰。
“呜……呜呜……”
“易……易沅……放……放过我……”
她的声音含糊不清,却透着一股浓浓的害怕和渴求,眼底甚至露出一丝绝望的意味。
“我……我……错了……”
西维莉的声音因为疼痛而变得很缓慢,眼角渗出因为恐慌而溢出的泪水。
易沅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瞳孔微敛,眼底一片冰冷,美艳的眸子里不带一丝感情,有的只是无尽的冷漠和寒意。
她不是没有给过西维莉机会,可西维莉却三番四次挑战她的底线,甚至想要她的命……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易沅眼睛微微眯起,透着一股危险的意味,尖锐的利爪抵在西维莉喉间:
“西维莉,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你自找的!”
感受到喉间传来的寒意,西维莉顿时觉得一股凉意从脊柱冲上了脑袋,直愣愣的瞪大着双眼,瞳孔瞬间放大,直到眼底映出另一张脸时,身体一颤,大声的狂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
……
峰回路转!!!
只见,上一秒原本还站在不远处一脸纠结为难,因为害怕易沅真的会杀了西维莉的的敖沧却是已经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的身后?速度快如闪电般擒住了易沅的肩头!
什么时候?!
农音 小说
这敖沧,怎么还敢……?!
他就不怕自己会伤到西维莉,拉着西维莉陪葬吗?!!!
人间鬼事 墨绿青苔
易沅挣扎无果,敖沧的体力和力量都比她高出太多了,如果再强行挣扎反抗,只怕会伤到肚子里的孩子……
……MD!
易沅眸光暗了暗,咬了咬牙,心中有些懊悔但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面无惧意。
……西维莉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早就已经看不出当时在易沅利爪下那副恐惧求饶的卑微模样,反而笑的一脸张狂。
想起刚才的场景,西维莉眼底闪过一阵后怕,险些她就要命丧在易沅的手底下了!
她冷冷的望着易沅,毫不掩饰眼里的恨意和鄙夷,目光如同刀子一般向她刺去,整个人都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易沅,想不到吧?最后还是我赢了!”
她想捏住易沅的下巴,却又怕被她咬伤,只能有心没胆的冷笑一声:“你毁了我的脸,我要你用千倍万倍的代价来偿还!”
“你放心,我一定会扒了你的皮!做成最好的狐皮兽衣,天天穿在身上!!”
西维莉眼睛里带着浓浓的恨意和暴怒的光,半边脸血肉模糊,另外半边也因为疼痛和愤怒而变得面目扭曲。
西维莉命令道:“把她带回敖涯!”
等回到敖涯之后,易沅就是任人宰割的鱼肉,她想怎么折磨!就怎么折磨!
想到这里,她的眼底甚至已经燃起了胜券在握的得意光芒。
……敖沧虽然擒住了易沅,但脸色却并不好看,像是笼罩着一团乌云。
因为,他作为一个雄性,竟然是在那种情况下才能偷袭到易沅……
敖沧麻木的按照西维莉的要求将易沅擒制住,但他的双手都在轻微的抖动,紧紧拧成一团的眉毛和抿成一条线的唇角,都昭示着他内心的纠结。
易沅假意顺从的被敖沧摁住,但脑海内却极速的运转着试图找到脱身的机会……
……
敖沧一行人押着她,由西维莉带路往前走,眼看马上就要离开黑曜,但易沅却还是没有找到一丝破绽。
或许,只能先假意顺从让他们带走自己,从而放松警惕,然后再寻找机会脱身了!
就在易沅打定主意时,却听见一道震怒的声音,裹挟着浓浓的寒意。
“放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