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美漫之手術果實笔趣-第943章 維多利亞事變 (中)推薦

美漫之手術果實
小說推薦美漫之手術果實美漫之手术果实
“各位现场还有电视机前的观众们,晚上好,欢迎来到第二十四届卡西米尔骑士特别锦标赛的现场,我是你们的老朋友大嘴莫布。
经历了无数的挑战与奋斗,经历了无数次胜利与失败,卡西米尔将在今夜,时隔三年, 迎来又一位冠军的加冕。
今晚,将是卡西米尔的不眠之夜,今晚,将诞生全新的传奇与英雄。
今晚的比赛,也将在一夜之间,创造无数项纪录, 同时观赛人数,累计人流量,单日营销额, 全部超过以往历届特锦赛。
这是卡西米尔时隔近二十年以来,第一次,由两位往届冠军骑士,同时也是两位感染者骑士会师决赛,两位卡西米尔最强大的大骑士,有幸来到现场的观众,请一定不要忘记接下来你所看到的任何一个瞬间。
这是一场无需介绍对战双方的决斗,让我们欢迎我们的冠军登场,首先是血骑士狄开俄波利斯。”
卡西米尔大骑士领,中央竞技场,随着血骑士的登上,现场响起了无数人的嘶吼,这一刻无论是感染者还是普通人,口中喊的都是血骑士这三个字。
“然后是耀骑士玛嘉烈临光。”
在临光出场的一瞬间,现场的声音又变成了耀骑士。
“真是难得的场面啊,是不是啊, 恰尔内。”竞技场一边的高塔上, 沈飞看着下面的欢呼, 对着一边的恰尔内说道。
“他们都是十分令人尊敬的骑士。”恰尔内缓缓开口说道。
“你同样是一个令人尊敬的人,没有你,想必也没有现在的感染者骑士制度。”
恰尔内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人,虽然他在商业联合会的地位低下,但正是因为他,才有了感染者骑士团的制度。
当年的血骑士作为一个感染者参加了大骑士领的比赛,有着耀骑士的临光的前车之鉴,商业联合会自然不会在允许出现一个感染者骑士冠军,不过在恰尔内的说服之下,商业联合会最终同意了。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利益,在发现恰尔内提供的计划可以让商业联合会获得更高的利益,虽然依旧有不少人不同意,不过更多的人同意了,商业联合会是不会和钱过不去的。
很多人都以为感染者骑士的出现,主要是源于血骑士的强大,但很少有人知道,恰尔内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人物,在里面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些事情也是沈飞后面整理了商业联合会的一些情报才知道的。
“大人, 过奖了,我只不过是做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在我面前不用那么谦虚,有些事情其他人或许不知道,不过我还是知道的。”在最后都用自己的命来给马克维茨上一课的人,他可是印象深刻的。
“接下来这边的事情就要麻烦你了,还有就是之后会有一个人过来学习一下,你多照顾一下。”
要来学习的自然就是谢拉格的那个小松鼠了,本来沈飞是想要把她送到龙门边工作边学习的,不过现在卡西米尔这边要更合适一些。
“曾经我以为卡西米尔永远不会改变,没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卡西米尔竟然完全变了。”擂台上,血骑士取下了他脑袋上的红色头盔,脸色有些复杂的看着耀骑士临光。
尽管他当初也是因为有些受到了耀骑士临光的理念,这才从卡西米尔的边缘小城来到大骑士领的,但是这不代表他就看好临光的理念。
事实上,感染者参加骑士竞技的事情,很早就出现了,只不过一直没有公开,而且大多发生在卡西米尔的那些不大的城市当中。
只要不是那是源石结晶出现在体表,让人清晰可见的,都是可以通过贿赂工作人员,让他们视而不见,从而获得参赛的机会,甚至有的地方,工作人员还会和感染者勾结在一起,毕竟感染者的源石技艺普遍强于非感染者。
这样一来就可以操控比赛,获得大量的财富。
当年血骑士一开始参赛的时候,就是如此,他的经纪人一直以来都反对他去大骑士领的,不过最后他还是来了。
血骑士是一个十分务实的人,理想虽然好,但是对于感染者现状没有丝毫的好处,相反他在恰尔内的建议下成立的感染者骑士团,反而大大的改变了卡西米尔的感染者的生活。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对于卡西米尔的改变,才能那么快察觉,比如说报纸和网络上关于感染者的负面新闻一下子就消失了。
还有就是监正会那边抓捕了大量的商业联合会,国民院,甚至监正会内部的人员。
一般的普通人是不会多关注这方面的新闻的,他们关注的是烛骑士的红酒浴场,百名男仆,还有耀骑士,烛骑士的赛后幽会等等。
托这个福,恐怖马丁这个酒吧,一瞬间就出名了,以至于本来门可罗雀的酒吧,现在几乎天天晚上人满为患。
“我有一群非常好的同伴。”在沉默了好一会之后,临光才开口说道。
临光自然知道卡西米尔现在能够改变是因为什么,对此她自然不会说什么沈飞的手段不合乎正义,在罗德岛的那么多年,她见识多太多的灾难了,而大多数灾难,罗德岛的能够提供的帮助都是杯水车薪。
比如说某地发生源石扩散的灾难,罗德岛最多也就只能救治病情严重的感染者,对于当地的感染者现状很难改变。
“罗德岛,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竟然有医药公司愿意这么帮助感染者。”
作为感染者,血骑士自然知道罗德岛在大骑士领的所作所为了,就连他自己也接受过罗德岛的治疗,正因为知道,所以血骑士非常的敬佩罗德岛。
感染者治疗药物,在泰拉这片大地上很多医药公司都有,甚至不需要多好的效果,只要能够止疼,都可以卖出不菲的价钱,但是罗德岛那边,有着最好的对感染者的药物,却一直都是平价销售。
在黑市上,罗德岛的治疗药物,可是非常畅销的,不少人都高价收购,没看到银灰手下的公司经理,贪污了他购买的药物,拿到黑市上买吗,为什么这么做,自然是获利颇丰了。
甚至有些感染者病人,从罗德岛那边购买,然后拿去贩卖,然后自然就是遭遇了罗德岛的干员的调查了。
“罗德岛,随时欢迎阁下。”
血骑士这样的人物,罗德岛自然欢迎了。
“开始吧,我想这会是一场非常令人难以忘记的比赛。”
“请。”
说话间,两人几乎同时出手,剑枪和巨斧展开了激烈的碰撞,这一次的战斗,两人都拿出了全部的实力,而且因为现在卡西米尔的现状,让两人完全不必因为要考虑其他事情有所顾虑。
“那是什么,血矛,没想到,血骑士阁下竟然率先用出了法术。”
“这是光芒,耀骑士这边也同时用上了法术,用法术对抗法术,啊,我的眼睛,刚才发生了什么,我没有看清楚,有人能够解释一下吗。”
金色光芒和血红色长矛的碰撞,产生出来的光芒,让在场的观众,甚至就连电视机前的观众也是一样,都在这一刻闭上了眼睛。
“精妙的法术控制,还有刚才那反应,耀骑士,这可不是骑士训练或者骑士竞技可以学习到的,我真的好奇,你离开卡西米尔的这六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很多。”临光平静的说道。
“她应该加入我们的,而不是在这里浪费时间。”
“也正是因为她,卡西米尔才有了这样的变化,不是吗,时代在变,或许我们不应该以老眼光看待骑士竞技。”
说话的是银枪天马的队长莱姆,还有大骑士长罗素两人,这次决赛,他们也亲自来到现场了。
“你这侄女可真是了不得啊,你在她这个年龄的时候,恐怕不是她的对手吧。”同样在一边观战的托兰,说着眼光就看向了自己身边的玛恩纳,然后他得到的就是玛恩纳一脸核善的眼神。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在一般人的眼里,耀骑士和血骑士的战斗,自然是十分精彩,比对逐魇骑士要精彩的多,但也只限这些了。
但是在血骑士,银枪天马,罗素,托兰,玛恩纳等人的眼里,看到的却是玛嘉烈那千锤百炼的技艺,那是需要经历很多次血战才能锻炼出来的技艺。
征战骑士为什么看不起竞技骑士,这就是主要原因。
“你接下来准备去什么地方?”玛恩纳目光依旧看着耀骑士和血骑士的战斗,不过口中却问着托兰的打算。
“先去切城看看,看看那里是否和传说的一样,如果合适的话,我那边有不少人倒是可以有个不错的归属了。”
这是沈飞和托兰说好的,在对那些萨卡兹战士上面,两人最终没有达成统一,托兰那边根本不相信有人会对待萨卡兹那么善良,就连托兰自己,在外行动的时候,绝大多数时间都是隐藏身份的,他的双角被其磨去了。
这是不少萨卡兹人想要隐瞒身份的手段,当然这只是其中之一,在萨卡兹内,磨去双角,可能性很多,比如说某些术式的前置条件也是如此。
在源石技艺上面,萨卡兹那边是有着他们独特的法术体系的,那就是仪式体系,萨卡兹那边在战斗的时候如果提前设置好祭坛的话,会让他们实力大增的,同时还有削弱敌人的效果。
这个提议算是双赢,托兰这边为了他身边的追随者的家人找到了一个安全的归属,切城这边则是一些实力不弱的萨卡兹战士。
“你就不想去看看吗,一座完全属于感染者的城市,我很好奇他们是怎么运作的。”
玛恩纳扫了一眼托兰,没有理会他。
“时间差不多了,让我们一击定胜负吧。”
“好。”
激战的两人突然分开,各自缓缓举起了自己的武器,各自的源石技艺覆盖在武器上,本来对于血骑士来说,因为他的源石技艺的关系,持久战对他是有利的,对手受伤流的血,他也是可以利用的。
不过可惜的是,临光的源石技艺具备治疗的效果,那怕只是简单的止血,并不能让伤势彻底好转,但在这擂台上也已经够用了。
轰。
金色的剑枪和血红色的巨斧闪电般的碰撞,让整个竞技场的地面都忍不住震动起来,距离的爆炸在两人中间产生,两人的身体在爆炸的余波止血,都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在看两人的身前,赫然出现一座深达数米大坑。
这一击,让两人的身体都有些摇摇欲坠,不过也都没有倒下。
打野英雄
“好了,到此为止。”
就在两人要继续战斗的时候,罗素那边突然站了起来,随着他手中的拐杖在地面一杵,本来因为血骑士和耀骑士最后的碰撞慌乱的观众,在一声之下,全部静了下来,只这一手,无愧于卡西米尔的大骑士长之名。
“两位都是难得的强大骑士,再打下去恐怕要两败俱伤了,虽然没有先例,不过我相信在场的人没有人会怀疑两人的实力。”
在罗素的出场之下,很快就定下了这一次特锦赛的冠军,那就是耀骑士和血骑士共同享受这个荣耀,无人反对。
这自然是早就做好的计划了,当然这也是要看双方的实力的,如果双方实力差距有些明显,那就肯定行不通了。
比赛落幕了,接下来自然就是前往冠军墙了,在那里会把两人的照片挂上去。
“让你们赌,这一次全部输了吧。”
看着耀骑士和血骑士搀扶着,在银枪天马的护送下前往冠军墙,沈飞这边笑了起来,耀骑士和血骑士的战斗,押注的人自然非常的多,不过基本上都是押注自己看好的那一位,很少有人会压平局。
对于这样,会不会导致有人破除,去天台之类的,沈飞是完全不在意,既然押注了,自然要做好血本无归的准备了。
“该离开了。”
“能够让你把人送到我这里,他有什么特殊的吗?”
切城,看着w带着两人手下,押着一个间谍走了过来,沈飞有些好奇的开口问道,切城有间谍这种事情,实在太正常了,不过能够让w把人带到他的面前,那就有些不一样了。
“他是深池的人,目的好像是为了塔露拉而来。”w随即把这个间谍的身份和目的说了出来。
“深池的人,我这边还没有找他们麻烦呢,他们竟然找过来了,是因为德拉克吗。”
听到是深池的人,沈飞立即想到了塔露拉的身份,深池的首领好像也是德拉克,如果以血缘来论的话,两人说不定还是什么表姐妹,堂姐妹之类的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