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重生之奶爸的幸福生活笔趣-第917章 剛上了一個月就退學了(14/24)相伴

重生之奶爸的幸福生活
小說推薦重生之奶爸的幸福生活重生之奶爸的幸福生活
回到齐城已经晚上八点多了。
从高铁站出来,夏泽凯立马就感觉到了饥饿,知道这时候回去,家里都没吃的,他也不急着回去了:“小王,找个饭店吃点饭去。”
“老板,吃什么?”王义问了一声。
夏泽凯也不知道吃什么了, 他说:“随便吧,找个人多热闹的地方,歇会儿。”
他太累了,从接到了他老婆的电话,罗希云说出了点意外开始,他就没有停下奔波的脚步。
安排别人去做?
别开玩笑了, 这种事交给谁都不可能放心。
买房子也是这样, 他不过目一眼,几千万的购房款怎么能够安心的支付出去?
真当他人傻钱多吗!
眼前就有一家做烧烤、烤串的, 门口摆满了四方的小桌子,很多人都穿着大裤衩子,光着膀子凑在一块大杯喝啤酒,张嘴撸肉串,显得好不惬意。
“就这里吧,人挺多的,应该新鲜,咱们就去吃这个。”夏泽凯指着外边说道。
王义、武家雷和刘长征三人听到老板这么说,也都跟着下车了。
一位穿着绿色围裙的大妈服务员看到他们四个人后,赶紧应了过来,笑着说:“帅哥,吃饭吧,这边空着, 快点坐。”
她手指的方向有张空桌,什么脏不脏的,根本不在意,夏泽凯直接坐下了,王义他们三个人也都跟着坐下了。
旁边有人看了他们一眼,有個人突然看着夏泽凯的侧脸,感觉脸熟,可一时之间也没想起来。
夏泽凯他们点了烧烤、肉串,让店里赶紧上,等着吃完饭,他还得赶紧回家呐!
服务员问道:“帅哥,你们还喝不喝酒,我们店里的绿兰莎麦香搞活动,一块钱一瓶。”
“也有绿兰莎原酿,买一杯送一杯。”
即便是如此,夏泽凯还是直接摆手:“大姐,快点把肉串给烤上,吃完了还得急着回家呐!”
服务员看到他们确实不喝酒,又问他们:“那你们喝不喝果汁呀,可乐、雪碧、健力宝都有。”
这意思是不推销点东西出去不罢休了。
这回夏泽凯没再拒绝,说:“那你拿两瓶汇源的果汁来。”
地方上的产业,该支持还是得支持的。
没多长时间, 服务员就把夏泽凯他们点的肉串给端上来了,还给拿了个碳烤炉过来。
王义和夏泽凯坐一桌上吃饭,都有点不自在,就更不要说武家雷和刘长征了。
等着肉串上来后,三个人都上手烤着,夏泽凯等着吃,前后也就半个小时,他们吃饱,直接走人了。
夏泽凯起身的时候,他对面那一桌上有个女的正好抬头看了一眼,这一看就瞪大了眼睛,她发现老板了。
原来她是静桐发展有限公司的员工,家在这附近的小区住,今天晚上和对象以及他的朋友过来吃饭,看到夏泽凯要走,她还是赶紧站起来喊了一声。
夏泽凯笑着摆摆手,示意她坐下:“你们吃,我还有点事,得抓紧回家了。”
这位女员工又傻傻的坐下了,看着夏泽凯他们上了路边的一辆车走远了,她对象这才回过神来,问道:“媳妇,刚才那个年轻人就是你们公司的老板吧?”
“对呀,他就是我老板,我给你说过多少回了,你还没记住呀。”
同桌的人也都大吃一惊:“那就是夏泽凯呀,他怎么还会吃烧烤?”
邪 王 的 狂 妻
“老郭,你这话说的多新鲜啊,那你觉得他应该吃什么呀?天天山珍海味?”
雨天下雨 小说
“可网上不都说他身价几十亿吗?会来吃这些百十块钱的烧烤?”
“他有再多钱也是人,五谷杂粮一样要吃,你可真新鲜。”
……
紫玉花园别墅区,王义把车开进别墅时,院子里静悄悄的,一家人好像都休息了。
可夏泽凯下了车,进了别墅,才看到他母亲还在沙发上坐着,手里拿着针线在缝补衣服。
“妈,你没睡觉啊,怎么这么安静?”夏泽凯问道。
周英红用针上有针眼的一头在头上来回蹭了蹭,她说:“希云觉得难受,她刚才就休息了,我这不是怕闹出动静来影响她休息。”
夏泽凯心里很感动,母亲连这点细节都想到了,他赶紧说道:“没事,妈,你们别紧张过度了,该看电视看电视,该听歌就听歌,再说我们在三搂住,一楼就是开着电视也听不着。”
“真没事呀?”周英红还不确定。
刚才她老伴夏卫城想看电视来着,都被她给撵到屋里去了。
夏泽凯使劲点头:“真没事,伱们可别多想了,以前怎么做,现在还怎么做就行了。”
说完后,他叹了口气,指了指上边:“妈,我先上去看看了啊。”
“嗯,你上去吧,丫头和桐桐她们俩也在上边哪,半天没动静了,你看看她们俩在干什么。”周英红提醒了一声。
夏泽凯听到母亲这么说,赶紧坐电梯上去了。
上来时才发现三楼静悄悄地,根本没听到丫头和桐桐的声音。
夏泽凯一愣,随机就吓坏了,她们俩怎么了?
下一刻,夏泽凯赶紧走到卧室门口,轻轻的拧开了卧室的门,他发现屋里的灯还亮着,可床上只有罗希云自己躺着。
他找了卧室里的洗浴间,也没看到丫头和桐桐,这一下子让他吓坏了,又赶紧从卧室里出来,去了隔壁的房间,一开门才看到姐妹俩穿着衣服在床上睡着了。
丫头躺着,双手大字张开,桐桐则趴着,她一条腿压在了姐姐身上,脚丫子都快伸到姐姐脸上了。
看到这样,夏泽凯轻吁了一口气,姐妹俩没事就好。
“这俩小祖宗唉,怎么连毛毯都没盖就睡着了,也不怕感冒了。”夏泽凯有点心疼。
他轻手轻脚的过去想着把桐桐抱下来躺好,再给她们俩盖上毛毯,可谁知道稍微一动,桐桐就机警的睁开眼睛了,她‘啊’的大喊了一声,紧接着丫头和被吓醒了。
看到是夏泽凯后,桐桐放松了警惕,不满的喊道:“爸爸,我都困死了,我还想睡觉。”
丫头看到爸爸了,她高兴的直接从床上坐起来了:“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吃饭了吗?”
听着闺女的关心,夏泽凯心里暖暖的,他说:“我吃了,你们俩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呀?”
“嗯、嗯…”丫头挠了挠头皮,似乎再想什么事情,随后说道:“妈妈难受呀,她嫌我和桐桐吵,我就和桐桐来这个屋里玩,然后玩着玩着就睡着了。”
桐桐也跟着点头:“对呀对呀,爸爸,好无聊的。”
夏泽凯听着闺女说的话,一下子张开怀抱,把她们俩都给搂进怀里了:“你们俩都是好孩子,是爸爸不对。”
“嘻嘻,爸爸,我不困了,你陪我玩吧!”丫头说道。
桐桐睡醒了后也不困了,她在床上到处找东西,也想着玩。
“好,那我给你们讲故事吧。”夏泽凯说着话,姐妹俩都同意了。
可还没等他开始讲,外边就传来了一阵隐约的呼喊声,喊着夏泽凯的名字。
他听出来了,这是他老婆的声音:“丫头,桐桐,你们俩先等会儿,我去看看你们妈妈怎么了。”
过来后才看到罗希云也醒了,正乏力的用手撑在床上,坐起来了。
看到夏泽凯后,她还问:“泽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现在几点了呀,你不是去京城了吗?”
瞧着外边天色还是黑的,罗希云寻思:“难不成我睡了一天一夜了?”
夏泽凯则说:“快晚上十点了,我上午在京城看完房子,下午接着就往回赶了。”
说到这里,他从随身带着的包里掏出相机来,找到照片,给他老婆说:“这都是我拍的那套房子的照片,还有小区的照片,你先看看好不好看。”
“……”罗希云瞧着她老公献宝一样的模样,哭笑不得,但还是接过相机,一张一张慢慢的看着。
边看边问:“方便吗,周边超市、商场、医院、学校都方便吗?”
奶爸的田園生活 小說
说到这个,夏泽凯说:“媳妇,你猜猜它旁边有什么学校?”
“什么学校?”罗希云楞了一下,看着她老公这个样子,就认真的猜了一会儿,才说道:“不会是清华、北大吧!”
“哎呦,还真让你说对了,给我介绍的那个马经理说,开着车去清北也就20分钟,近不近。”
“还真是挺近的。”罗希云点头说道。
她问:“多大平方的,多少钱啊?”
夏泽凯伸出五根手指头,说道:“一千多个平方,五千万多点。”
“京城的房子可真是贵死了。”罗希云感慨。
他们住的这套别墅足足一千五百平方,可去年买的时候,一共才花了580万,京城的这套别墅快是它十倍了。
夏泽凯笑着说:“你管它多少钱,又不让你出钱,你就说行不行吧!”
罗希云看完最后一张照片,那是檀香山别墅区的大门照片,这大门看着都比他们紫玉花园别墅区的大门带劲,中间那一溜如同汉白玉堆积起来的水池更是吸人眼球。
“还行吧,还有其他小区的照片吗,我也看看。”罗希云问道。
然后就听到夏泽凯说:“没了,我就看了这一套独栋,其他的双拼别墅,楼房压根就没去看,住着不方便。”
“你这不废话,那你刚才还让我看什么。”罗希云这算是变相的同意了。
夏泽凯也不顾现在时间很晚了,当着他老婆的面给梁汝波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汝波,就今天看的那一套,你先帮我买了。”
“好!”梁汝波答应了。
挂断电话后,他给罗希云说:“等办完手续后,我再过去收拾一下,丫头她姥姥什么时候来。”
“这两天吧。”罗希云也没耽搁,让她妈尽快过来。
丫头和桐桐她们俩探头探脑的进来了,看到妈妈不睡觉了,爸爸和妈妈正在聊天,丫头还问:“妈妈,你不睡了吗?”
“现在不困了,你们俩干嘛了?”罗希云反问她。
修羅 武神 繁體
丫头还没说话,桐桐就抢着说道:“我和姐姐刚才在我们房间玩着玩着就睡着了,爸爸一抱我,我就醒了。”
夏泽凯给她说了一下丫头和桐桐刚才给他说的话,末了,他说道:“媳妇,你瞧,她们俩现在多懂事了。”
可不就是,懂事的让罗希云有些心疼!
这个晚上,夏泽凯没再催促丫头和桐桐早点睡觉,给她们俩讲故事,一直到了晚上十一点多,姐妹俩这才开始犯困,睡着了。
……
夏泽凯的岳母刘春花是16号周五那天过来的,她坐大巴车到了齐城长途站,夏泽凯又安排人过去接的她。
她过来后看到闺女罗希云了,就一直含着泪念叨她。
“你这个死妮子,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你最后才给我说,是不是不想要我这个娘了。”
一番话说的夏泽凯都有点尴尬了,罗希云也没还口,等着刘春花情绪稳定一点了,她才说道:“妈,没有的事,我也是这几天才刚知道的。”
“你就能耐吧,我看你都能飞天上了。”刘春花还是有点怨气。
闺女怀孕了,这明明是好事,可怀了个三胞胎,又造成了流血,这要是在古代,指不定就流产了,这事可不小。
周英红在旁边劝:“妹子,你先坐下休息一会儿,我去准备饭,你要累了就去睡一会儿。”
亲家母发话了,刘春花也顾不上埋怨闺女了,和周英红聊了一阵。
夏泽凯主动说到了想让岳母跟着去京城照顾一下他老婆罗希云。
刘春花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她还说:“也就是你弟弟那边还没怀孕,要不然我分身乏术。”
还真就是这么回事了。
打心眼里说,此时的夏泽凯反而不急着催促他小舅子要孩子了。
在他心里,要是在老婆和小舅子之间选择一个的话,毋庸置疑,肯定是前者。
“什么时候去啊。”刘春花问道。
夏泽凯说:“妈,最多再给我一周,我把公司的事给安排好,给丫头和桐桐幼儿园这边也说一声,顺便让京城那边的朋友帮我找个家政把房子给打扫干净了,咱们就走。”